社長 許舜斌



最近有許多人跟我說,「我們應該包持中立客觀!不支持任何政黨!」,或「領公投票就是直持特定政黨,我們應該包持中立!」,但這就讓我想起紐約Holocaust博物館中高掛的一句話,「地獄最熱一層是留給在關鍵時刻卻選擇維持中立的人!」。Holocuast博物館是紀念被納粹屠殺的猶太人,但從這句話中,我們可以了解到被認為罪孽最深重的不是納粹,而是那些在猶太人被屠殺時卻保持中立的人。

在台灣,客觀中立變成神聖不可侵犯的標準,代表著超越世俗價值的思考,但我必須說,這都是欺騙世人的藉口。首先,中立就代表不選擇任何價值嗎?不,選擇中立比選擇任何價值還更糟,因為中立不贊成正確的事情,在社會走向錯誤方向時,中立的人更要為此負責。當納粹開始一步步迫害各種與自己思想不同的人們時,不同族群人因事不關己而選擇中立,使得納粹不斷地壯大,最終使得納粹發動二次世界大戰與屠殺猶太人。 <繼續閱讀...>

在台灣重視科學的情況下,認為客觀最為重要,甚至被拿來作為政治立場的標準,我想這點是對的,因為客觀強調是以事實作為判斷標準。但客觀並不等於中立,而是做選擇的依據,在科學中,客觀證據是作為驗證理論的判準,但理論卻是主觀的,甚至可能相矛盾的,最有名的例子就是牛頓與愛因斯坦的時空觀。所以追求客觀不等於中立,這種錯誤連結是我們需要打破的。

許多問我說,你這樣是不是支持特定政黨?你不是說不應該被任何顏色貼上標籤?對,我並不因為直持任何政黨而去支持任何議題,但因為我的理念我會去表達我的聲音。只要任何政黨做對的活動,我將以最大聲音支持它們。不可能有任何政黨可能有百分之百與我們個人理念相同,所以人民應該以自己的聲音讓政黨看見我們所追求的理念,去影響他改變他,而非選擇中立,讓自己身付罪惡。最後我以Martin Niemöller的詩作為結尾,希望大家在這關鍵的時刻站出表達你的意見:

Poem (1976 version) Translation
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,
I remained silent;
I was not a communist.

When they locked up the social democrats,
I remained silent;
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.

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,
I did not speak out;
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.

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,
I remained silent;
I wasn't a Jew.

When they came for me,
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.

2 意見:

  1. 匿名 said,

    什麼是關鍵時刻? 由你還是由我認定?

    on 2013年10月21日 上午8:19  


  2. 匿名 said,

    現在

    on 2014年3月22日 上午12:25